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太湖边  

2005-03-0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三星堆
下一篇:殉马坑

  那天早上,我在吴县坐了到西山的班车,直到终点,下来便行,不问方向,行到尽处,便是太湖水,烟波浩缈,泼墨悬天。千年来,锦章绣辞尽汇此湖水,何用我再来卖弄?什么缥缈峰、石公山、林屋洞,算了吧,哪儿也不去了,我就在堤上,任清风拂脸、听机船返航、看渔人织网、想我所想,足矣。“天边缥缈奇峰,曾是我旧时家处。……”

  数天前,我怀着痴想,一路寻觅,要坐那航船,看大运河两岸的菜花、田舍。杭州、嘉兴,而至吴江,吴江是邂逅,却让我惊艳,宛如小家之碧玉。一宿醒来,在晓风晨雾中,去那同里。那时的同里,不施粉黛,茶楼街市,生机盎然。

  最让我欣喜的是,在河埠头,寻得小火轮,愿意顺路载我,让我航船水乡江南之梦得偿。狭长的小轮离了熙攘的码头,穿过拱桥,驶过同里湖,汇进主航道,两岸是初秋的稻田、菜畦,时有拖轮带着长长的船队相逢而过,我探身舱外,任阳光洒在脸上,惬意极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叫作——周庄。

  …周庄啊,不多说了,缠绵过后,总要别离。我坐在开往苏州的班车,看窗外四野秋色、满目明媚。邻座的小伙兴致极高,与我一路相谈,坚持向我这远客推荐他的家乡,等会就要路过的,那里叫甪直。我终于心动,虽然我明白,没有时间再留连了,但热情是无发相却的。我们一同下了车,走进古镇,在分手前,他为我指明了方向,到宝圣寺的。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石板路的尽头,我就在栏干旁坐下,看老人,看孩子,看夕阳把屋檐、木窗棂渐渐染成金黄…,我这便又要走了。 我背着行囊,一个人走在公路上,我相信前方便是苏州,但还有多远?我知道不会再有班车了,但那刻却没有彷徨,至少,还有满天繁星与我相伴。我偶尔招手,车辆总擦身而过,直到那辆依维柯,它真的停下来了。车门打开,里面塞满了货物,两个年轻人好奇的看我,听清是来蹭顺风车的,便笑着说,不怕挤的话就上来吧。我就在箱缝里呆好,心里高兴的说,姑苏,我来了。

  我们愉快地攀谈着,都是爽快人,他们一路为我指点,这是开发区,这是新修的干将路。忽然司助告诉我,其实他们原不是走这条路的,只是想让客人见识一下他们的苏州。我说,我已经爱上这里了。他们问我要到哪里,我苦笑,我也不知道,找间旅馆吧。司机把同伴送到目的地后,又送我去寻住处,最后来到留园对面,觉得位置、交通、价钱都很合适,方与我握手告别,我还记着他名字,友红。

  苏州三日,头天逛留园、沧浪亭、观前街。次日访虎丘、寒山寺,其实都没有进去,比如后者,在寺前、在枫桥、在郊野菜园间的寻幽徘徊,既然兴已尽、怀已慰,又何必非要进去与人挤拥?午后在茶馆小憩,喝碧螺春,吃小果仁,看老板与人下棋,一局下来,冒昧邀与手谈,惜败,但也酣畅。老板尤未尽兴,拉着再来,我惟有抱歉了,还要赶到盘门看日落,近黄昏了。

  此际,第三天了,面前是太湖。烟水两茫,总让人勾起怅怀,记起蓉儿在此泛舟吟唱:“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蒿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  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复国,可怜无用,尘昏白扇。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的确唱得苍凉悲切,但“国家”二字,又何曾入其心? 太湖,包孕吴越,水碧云苍,曾留多少铁铮铮《水龙吟》?正牌抗金老卒李纲(时下不兴称民族英雄了),便五首在其《梁溪词》,“梁溪只在太湖东”,我远眺云水之间,缥缈迷朦,不可见矣。

  2003-02-18

 
.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