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那年夏天(三)  

2005-03-04 00:00:00|  分类: 途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那年夏天(二)
下一篇:我看关羽



【小山】
  早上八点钟,骄阳似火,我们,还有胖子一伙,早早来到集合点,思笳昨日便联系好旅社的朋友,准备好了驼队。众人翻身上驼,驼工呼哨一声,众驼纷纷站起,队伍开拔起行。

  黄沙漫漫,沙丘起伏,驼铃声中蜿蜒而行,身后惟留一行脚印,我想起喜多郎的“丝路”,“永远的路”。思笳用方巾蒙着脸,身子随着骆驼的节奏晃动,今天她情绪有点怪,不住的跟胖子他们斗嘴,却不太理会我和远。远则戴了顶极宽沿的帽子,独自走在前头。

  胖子嚷着昨日酒还斗得不痛快,说今晚在营地一定分个高下。中午一伙在盐碱湖边野餐,吃点干粮。湖畔长着苇草,有不知名的雀鸟,还有羊群。黄昏时,营地到了,分不清属中卫还是阿拉善,众人在帐篷里安顿好,便四处闲逛,守候大漠的落日。

  晚上的篝火晚会,照例有些节目表演。最后轮到我们了,忙推说不会唱歌。众人鼓躁,蒙古族的大哥大姐便要献酒。胖子一旁起哄,提议思笳唱歌,远口琴伴奏,我来助舞,还挤眉弄眼,说就来个《山楂树》吧,昨夜好琴声啊。我站起来冲胖子嚷,要舞一起舞,我跟你单独表演个蒙古摔跤!

【远】
  思笳喝了许多酒,营地的弟兄更不愿放手了,小山都劝不住,无由代了许多杯。我厌倦了喧闹,离了帐篷。良久,一切重归宁静,小山也出来了,我们坐在沙丘上,讨论起往后的行程。小山提议,邀思笳同行到呼市,“她和我们是同一类人”。 “她不是,她和我们不是一类的人,思笳外刚内柔,她羁绊无数。…”

  5月 8日,我们回到银川,在酒店安顿好,车票也买好了。晚上三人在街头茶座呆坐,夜色里的银川,宁静、悠闲。小山对思笳说,“你是充满激情的人,这里根本不适合你,到南方去吧,那里有你所熟识的生活与节奏。”思笳沉默不语。在街上拐角处,我们握手道别。

  回到酒店,我俩毫无睡意,电视居然又是坏的。小山出去投诉半晌,结果捧回几听啤酒,还有让服务员找来的棋盘棋子。 小山拉开一罐,递过来。我摆手,“下棋前我从不喝酒。照例?还是让你两子吧。”小山一昂首,狠狠灌下半听,“没人能让我两子!…”

  次日,在车站广场,我们支起三角架,准备拍张合照留念。小山嘀咕着,还少一人,我说,她不会来了。

【思笳】
  清晨,阳光明媚,我躺在沙发上精疲力尽,我犹豫着是否去送他们。几日的经历,尤历历在目,那个挥臂划水的身影,还有独立岸边的远,总浮在眼前。

  突然,我发现电视里的气氛有点异样,我飞快的调着频,追看着完整的片段,愤懑让我的眼眶湿润了,当读到那首关于母亲节的诗时,终于,我泪流满脸。诗的最后一段,“今天,母亲节/有一位母亲匆匆离去/有一位母亲泪眼盈盈/有一位年轻的妻子还不及成为母亲”。

  我披上外套,推门便跑,毫无意识,但惯性让我奔向光明广场。早人如潮海,旗帜翻腾,激荡澎湃。我看到了南中的横幅,看到了熟识的老师,更多是陌生但年轻的面孔。瞬间,我裹进人潮,淹没在疾风暴雨般的呼吼中。……

  2002-12-23 (小说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