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血蚶  

2005-03-02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洗澡
下一篇:头麯 

  厦门之旅,于我来说,肝肠寸断,仿如炼狱。口腹之祸啊,象我这等老饕,心里清楚,总会遇上这么一次。

  鹭岛两天,自然鼓浪屿、集美学村、白鹭公园、东海畅泳等等到处逛来不在话下。傍晚,挂了个电话给老同学小叶,五六年了,自从毕业就再没见过面,自然喜出望外,热情相邀,定要尽东道之谊。片刻,小叶蹬了台三轮摩托,风风火火奔到,于是平生头一回坐进三轮车斗里,虽也未免慌张,但倒也威风凛凛,呼啸而去。不知小叶车艺欠佳,还是摩托过老,每每横冲直撞,气喘如牛,突!突!突!几欲辗碎一岛宁静。

  一路兜风,饱览夜色,最后在一处大排档小酌,两人坐定点菜,小叶尽叫特色美食,又啤酒数听,一会儿工夫,摆满一桌。看时,蛏子、蚌仔等种种是相熟的,又有土笋冻、血蚶之类,面口生的很啊。

  那土笋冻是海滩上一种环节小动物,据说富有胶质,熬汤后盛以小杯,冷凝成冻(那制作的过程最好还是别问了)。其时既没现成佐料,且还小叶着力相要,老板才不知从哪里掏出个私己瓶儿,把那土笋夹取出来,灰白的胶冻里,小虫子清晰可见。也不多啰嗦了,反正尊容、味道都实在不敢恭维,我如此说来,可是冒大风险的,大概厦门诸饕,又或素称“芙蓉九的”都要跟我急。

  至于血蚶,不知生熟,介壳里的肉芽还血色一团,似还在动,果然其名。都管他呢,来来来,先喝一盅,兄弟既叫“鲸鱼腹”,嚇!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于是左右开弓,鲸吞牛饮,横扫千军,风卷残云,小叶一旁殷勤劝酒,两人频频举杯、开怀畅叙,儿须有名酒须醉,酒醉…是心言!

  次日醒来,几不知身在何处,看看天色不早,乃坐长途车回家。中午时分,到达漳浦、云宵之间,肚子开始发作,面青唇白,冷汗淋漓,初时惊雷乍响,转而乌云盖顶,暴雨倾盆,及至翻江倒海,搞得周天寒颤。种了生死符?着了三尸脑神丹?又或是孙猴子?先服腹可安,又落整肠丸,再运乾坤大挪移,最后用精神胜利法,尤不能抑制。时而如飓风之眼,静止窒息;时而如急鼓阵阵,马踏连营。大巴之中,高速路上,从云宵之间撑到珠水左岸,一路乱石崩肠,惊涛裂胃,卷起千堆汗!苦啊——心里发誓N次,受此洋罪,再不贪吃!——还有命的话。

  次日,再次日,腹内还隐隐作痛,后来也忘了什么时候好的,反正也没去看医生,大概胃也脱胎换骨,重生一次了。半月后,公司破天荒组队到云南,有人问我,你不去了吧?我瞪他:胡说!我正要报仇,把云南的什么什么统统吃下,以慰先胃,祭文都拟好了:维共和国五十二年庚辰六月,奉云腿、米线、汽锅鸡,敢昭告先胃,戴二十余年研磨之恩,糊箪之德,希仰余光,尽天下之羞馔。尚饗!

  2003-02-20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