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先有嫖客之所求,方有妓女之所供  

2005-03-01 00:00:00|  分类: 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泛若不系之舟
下一篇:洗澡

  《藏区天葬的点点滴滴》本微澜将息,及见“燕山不肖生”《让别人尊重,首先要尊重自己》之跟贴,便又有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与“燕山不肖生”先生(女士)商榷之处在于:从特殊到一般之归纳法用于此行否?纵有小数女子或生活所困、或歹人所迫、或虚荣所误而失节,但我们无法就匡全以责全体女性之不尊重自己。——我们在这说了半天尊重,尊重一个看着听着都有些神圣的事情。可笑的是在我们努力尊重神圣的时候,那边已经把神圣放在了经济的祭坛上,收着门票不说鼓励至少纵容着大家去看。确有小数人干着亵渎传统之事,但你不能以之匡藏区之全体。“那边”的范围有多大?

  而后面的一段更是嫖客逻辑:到底我们是花了钱去看天葬,捎带着促进一下当地的经济算是尊重呢,还是对藏民收门票的事实闭而不见、闭而不谈,而是一味指责那些完全没有违背藏民意愿花了钱看了天葬的人算是尊重呢?我估计绝大部分看天葬的人都是买了门票堂而皇之的看吧。也就是说他们尊重了当地的习惯看天葬买门票。好比是:

  ——到底我们是花了钱去嫖,捎带着促进一下当地的经济算是尊重呢,还是对女性收嫖资的事实闭而不见、闭而不谈,而是一味指责那些完全没有违背女性意愿花了钱去嫖的人算是尊重呢?我估计绝大部分去嫖的人都是花了嫖资堂而皇之的去嫖吧。也就是说他们尊重了当地的习惯——花嫖资去嫖。

  “燕山不肖生”先生(女士)在责问妓女不尊重自己的同时,怎么又不责问嫖客? 究竟是谁,导致今天某些藏区出现 “看天葬买门票”的现象?驴子们,你有没有责任?藏胞对不肖之族人固然痛心疾首,但更多的是在心里诅咒那些诱惑他们的外人!看者中固然有民俗学者、观礼信客,但更多的是窥禁猎奇、作谈资、显见识之徒。正如嫖客中不乏侯方域、冒辟疆、钱益谦,但更多的是阮大诚、马士英之流!

  我没有去看过天葬台,但我想起,我也曾用羡慕的目光看待去过的人,也曾猎奇般细细打听,也曾用夸将不恭的口吻向没有到过西藏的人传述。我扣心自问,我是否也曾推波助澜,扭曲人性的尊严、破坏这种藏胞视为神圣的传统?

  固然,西藏在发生着变化,而且不可逆转,尽管我的双眼也为许许多多传统物事的改变而刺疼,但我们无权把这一切作成标本,如稠脂凝为琥珀般,把所有都留在中世纪,以供旁人观赏和凭吊。琥珀固然璀灿,晶莹夺目,摄人心魂,但里头的生命呢?她也有进化与发展的权利。但,“看天葬买门票”决不是发展的必然!“看天葬买门票”亦与发展无干,无助!

  我的观点是,不是不可以写,而是写的时候请庄重点。

  2003-01-21


无遮大会

  论坛好比无遮大会,与会者无尊幼,坦坦然,不平则鸣。既而《嫖客》一帖,徒起风波,我便觉得自己就有责任把问题说明白,解释清楚,而不是让它越浑越糊涂,这,不应是驴坛的风格。

  事情缘起是《藏区天葬的点点滴滴》一文,此文本身没什么好讨论的,后面的跟贴基本把大家的意见都说清了,就是请尊重藏胞传统。本已告段落,及又见燕山不肖生之贴,于是方“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为免误解,我把全文贴录于下,读过的可跳到后面。

  主题:让别人尊重,首先要尊重自己
版权所有:燕山不肖生 原作 提交时间:23:17:14 01月20日

  我们在这说了半天尊重,尊重一个看着听着都有些神圣的事情。可笑的是在我们努力尊重神圣的时候,那边已经把神圣放在了经济的祭坛上,收着门票不说鼓励至少纵容着大家去看。到底我们是花了钱去看天葬,捎带着促进一下当地的经济算是尊重呢,还是对藏民收门票的事实闭而不见、闭而不谈,而是一味指责那些完全没有违背藏民意愿花了钱看了天葬的人算是尊重呢?我估计绝大部分看天葬的人都是买了门票堂而皇之的看吧。也就是说他们尊重了当地的习惯——看天葬买门票。
  罗嗦了一大堆,其实简单的一句话就是西藏在变化,不管有多少人在痛心疾首,有多少人在大声疾呼,西藏都在发生着变化,而且不可逆转,这是正常的,不要对变化轻易的下好或不好的结论,因为我们自己也处在变化中。而且需要不需要变化最好问问当地人他们的感受,因为那是他们的生活。
  我的观点就是看不看是自己的选择,就如同要不要进收费公园一样简单。我自己不去看,但决不阻拦别人去看。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燕山不肖生的意思大致是:别人不尊重你,是因为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不要闭口不谈藏民收门票的事实,“西藏在变化,”不要“一味去指责那些完全没有违背藏民意愿花了钱看了天葬的人”,甚至“他们尊重了当地的习惯——看天葬买门票”对此,我不敢苟同,我的见解是:

  1、不尊重自己的毕竟是少数人少数地方,“那边已经把神圣放在了经济的祭坛上”是否推及了全体?当然,可能你也不是这个意思,但有个事实,便是尊重自己的(坚决反对旁窥)地方,难道就没有着窃看者? 总体上大部分上藏民是尊重自己的,但总体上大部分看者尊重了别人没有?

  2、对不尊重自己的人,可以不齿,但绝不应放过了导致这种情形的原因,也就是说不要回避责任。无疑,是金钱、物质使然,而这种诱惑来自何方?来自何人?是先有嫖客之所求,还是先有妓女之所供?为什么我说是外人先引致,而不是其自己的呢,这是因为自古以来,这种传统便是藏民所视作神圣不可侵犯的,正是猎奇者的不断窥测,乃至出现用金钱向导诱惑,才令不肖之小数人失节。如此,大责任该谁负?

  3、无论出自何因,理由多么堂皇,看者事实上已经践踏了一个民族的禁忌。不会因为你是买票的,就减轻半分。而且甚至更重,因你正在助长了这种风气,将自己民族神圣的东西折成金钱出卖!其比偷看更严重,因之腐蚀了人心!我们中华民族受外人这种侵害还少吗?我们何以就不能自觉?

  4、“西藏都在发生着变化,而且不可逆转,这是正常的”我同意,但如我在《嫖客》一帖所说, “看天葬买门票”决不是发展的必然,“看天葬买门票”亦与发展无干、无助!好不好我现在就可以下结论。

  言出则白纸黑字,覆水难收,《嫖客》及《缘起》完全表达了我的意思,不必收回一字,我对那个比喻负责。至于语气让人不快,我请观者原谅。因为语气反映了行文时的情绪,我为我的语气向燕山不肖生先生(女士)致歉。

  有人说,实在不必如此愤愤然的,其实跟贴《藏区天葬的点点滴滴》一文时,确实我也不觉什么,人家去看了就看了,这是别人的选择,态度文风是个人的事情,但为何燕山不肖生一贴让我如此反应?我在《缘起》已经讲过,或者燕山不肖生不是这样的意思,但实际是起了这样的作用:为观者开脱,责任在藏民,因为“让别人尊重,首先要尊重自己”。这种提法绝不应苟且,一定要说清楚。所以不得不发!

  2003-01-22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