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洗澡  

2005-03-01 00:00:00|  分类: 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先有嫖客之所求,方有妓女之所供
下一篇:血蚶

  人之一生,来时受洗,去亦洁身,洗澡,实乃人生之大事也。所以方有杨绛先生之构巨著,与《围城》同璧;张扬同志之导佳片,把人间情味演绎。吾国百姓之爱洗澡,无庸置疑,固有早上“皮包水”、下午“水包皮”之扬州人;亦有坚称其邑之山湖顶泊,实乃神仙姐姐浴盆镜奁之寻常山妇村夫。

  我既出岭南暑热瘴湿之地,自然一日不可不洗,习气既成,虽辗转旅途亦不能免。有一美眉故交,数九隆冬,乍抵齐齐哈尔,正乃寒风蚀骨、呵气成冰之际,伊人尝在瑟缩,尤要入浴,顷刻间,热汤未备,竟便就冷水,实身体力行粤语“冲凉”之真谛也。

  少时,乡野民风闭塞,甚不惯北人之泡澡堂,窃以为不雅不洁不爽!竟迟至近弱冠之龄,方曾一试。十年前,于哈科大蹭宿,止有澡堂,淋浴则热水欠奉,凛凛零下三十,未有美眉赴义之慷慨,惟失节而就澡堂矣。其时,风雪正紧,披一二单衣,捧牢替换衣裳在胸,手里攥了浴票,望澡房而去,雪地里但留踟蹰一行脚印…。

  浴室里蒸汽腾绕,迷朦一片,在外间脱得赤条条,便往里摸。一盏十五火灯泡,摇摇晃晃,难辨西东,一个水泥池子,砖石斑驳,数只饺子浮动其中,好浓汤!既来则安,于是再下一个,乃正宗广东风味!所谓“舒服不过躺下,好吃不过饺子”,于是放松四肢,闭目仰靠下来,热烫煨熨,沉浮搓泡,…双颊渐渐通红,疲累缓缓消洗,乍一睁眼,目光闪射,精神焕然!

  其时投靠之科大老乡,早彻底北化,竟可月余不洗,其辛苦积攒之浴票,为我数日尽饗,实也既得其所,票亦可慰。此兄曾誓,毕业之前,必冬泳松花江上,其宣言之状亦豪情万丈,至于后来有否践诺,则不可考矣。

  一别经年,次回再进澡堂,竟已身在绍兴,此回去的叫“华清池”,天知道“华清池”咋就到了会稽?幸离宿处不远,浴资8块大圆!当下穿着短裤,捧了脸盆,盆上放好衣服,趿着拖鞋,悠然踱去。路旁有老奶奶吆喝着卖豆干的,于是停下,买上一串,好吃,聊聊家常,又再来一串捎上,边走边尝,入“华清池”时尤吮着手指。

  淋洗既毕,有小二与我问好说话,越语难懂,又刚给淋了一脑勺,愣没听明白,礼貌之故,唯报微笑颔首。于是给领入侧间,但见里头一彪形大汉,光了膀子,演胸腆肚,右掌用毛巾卷着,见我近来,不由分说摁在案上,居然就动弹不得,“好汉饶命”尚未出口,背上便着了一掌,硬生生把四字打吞回去…

  呜呼!东方红?久保田?开足了二十四匹马力,冬犁乎?春耕乎? 一阵农忙,热火朝天翻来覆去,刮去地皮数尺,所谓婴儿时之自留地都给刨了出来。半晌,方挣扎爬起,尤如烫熟的龙虾,又给剥了壳。大汉收掌而立,四顾焉,踌躇志满焉,摊了毛巾,展示丰硕劳动成果:沃泥数升!

  其实,若说泡堂不雅,确有污蔑,较之不堪者实在比比是也。譬如小弟,二十余年前跟着大人初次进京,便给母亲拿着,在大院里头坐浴盆洗澡,剥得精光,还要劳妈动手,光天化日,阅者无数,乃平生第一没脸事,念之扼腕!

  澡堂也有一妙处,有回从银川往呼和浩特,零晨两点多抵埗,踟躇于锡林郭勒大街,正彷徨之际,路旁恰有浴室,发出暖人灯光,门口掌柜的招呼:进来洗了睡,有房间床铺,不另收费,可以睡到天亮。这可比雪中送炭,较再寻那钟点房便当多了。

  少时走丝路,坐长途车动辄数天,满身臭汗而不得洗,实属难忍,幸西北之地酷热干燥,臭虽尤在,汗则蒸去,尚可勉为。每到一站必痛快淋漓滔滔一洗以偿数日之痒,绿洲上坎儿井引来雪山之水,冰凉清洌,爽入心脾,浴后换得短衫短裤逛街点菜喝啤,世间美事不过如此。而我又有一法,便是先洗衣服,再洗人,以为先苦后甜、渐入佳境。有回在喀什,先洗好袜子晾了,然后洗牛仔裤,也好了,再晾时发现袜子居然已经干了!干燥竟至此矣。

  困顿车马征途之上而不得浴,尚可体谅,住店居然欲洗不能,是可忍,孰不可忍?西藏拉孜,遍寻县城楼堂宾馆旅社,竟然就没一浴处,估计便是强闯民居也难如愿了,问招待所服务员,手往窗外一指,传有温泉山里!星光之下,荒原茫茫、群山隐约。咳!“吾得斗升之水可活耳,岂须迁西江之水而迎乎?”敢情此方之民俗终身难得一浴矣。总算求来清水一盆,就在房间内洗头洗身洗衣服,同伴佩服得目瞪口呆:水一盆竟能成就此多作为!唉,还算老同学?搞“节水农业”本来就是老本行嘛,大丈夫能屈能伸。

  上黄山时,宿于北海,宾馆标间五百大圆,热水充裕;旅舍木架床三十一位,洗浴告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乃取旅舍之床而窃宾馆之浴也。事前混在房客里摸入侦察妥当,宾馆内有盥洗间设施齐备而人迹罕至者,于是回来穿戴整齐,暗携浴具杂物,堂然步进馆去,门卫本势利眼,更兼给我凛然一瞪,就更不敢动了,恭身让进。……出来时已焕然一新,唯手上添了两件洗好的湿衣服,在门卫疑惑之眼神中扬长而去。

  洗澡乎,还有什么比提壶灌顶更清爽痛快?有的话,就是配之以井水山泉!在龙胜瑶家山寨,竹槽引山水进澡房,甘甜清洌,饮之,肺腑皆濯,暑热俱消;沐之,清凉透彻,疲乏尽去,乃生平一快! 在龚滩古镇,见店家院里有一老井,便只穿裤衩站在井旁洗澡,用小铁桶打水上来,兜头淋下,噫吁戏,澈乎透哉! 又教人忆起儿时,乡人多喜用半个废皮篮球做成的来打井水冲凉,别有风味。井头围上一圈后生,皮桶轮来转去,水花四溅,嘻嘻哈哈,间或跟旁边洗衣服的娘儿们逗逗嘴皮,欢声一串!

  洗澡乎,还有什么比水中畅泳更逍遥自在?有的话,就是载之以江河湖海!游厦门时则人太嚣,泳长岛间则甚清冷,泡青岛际则天不作美,惟大连傅家庄或可忆之。其时由老虎滩沿海滨步行了三个小时,早大汗淋漓,正午之下,见大海鳞光闪烁,便大步奔去。此滩固然有赶海的,却又有修渔船的、交收鱼贝的、海钓的、穿了三点式晒太阳的…,我泡在海里悠闲自在:辽黄海兮濯我足,俏美人兮娱我目!南北中外人头涌涌,各得其所。水是浊,却又居然有小鱼群游来晃去,真一锅大杂烩。

  然而,最最惬意的却是在横门三千亩的小河汊里,劳累了一天,黄昏的最后一抹阳光,温暖、怡人,把一切染成金黄,小孩子们光着身子在竹桥旁戏水,水花闪闪,剪影处处。我跨上泊在岸边的机船,走到后舷,挂好衣服,便望河中一跃,无拘无束,什么也不想,自在、畅然,还有什么比这温暖妩媚的河水,更能慰藉一个刚走进社会的毕业生,洗涤他心中的迷惘与疲惫?

  猫也舔脸,鸟亦洁羽,我撮尔小民,卑微而碌碌,抱负、大志素无缘与我,惟于平凡的生活中,觅取那纯真率意,乐可乐之每一事,已矣……

  2003-03-17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