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山阴小札(4)——沈氏园  

2005-02-27 00:00:00|  分类: 途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山阴小札(3)——喜见一航载酒回
下一篇:山阴小札(5)——魂在彼方

  佳谊,今天很想只聊聊沈园,这魂牵梦绕之地,陆唐的故事也是你所熟知的。当在地图上看到“洋河弄”、“春波弄”这些名字,心里便莫名的激动,放翁诗云:“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真的,此次绍兴之旅,缘起大半便是因了这沈氏园。

  到了,却又没有立即叩访,是近乡情怯么? 黄昏,一个人只沿着园墙走去。从都昌坊下来,步过小石板桥,便进了这条紧挨沈园的洋河弄。两壁高墙,窄巷曲远,行人潦落。右边围墙泥黄带脊,一溜铺了玄黑瓦片,一两处拐角,流苏似的柳絮垂出墙来,青绿如许,是的,春天了,是该“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幽暗处,左边忽现出一扇高窄门面,朱漆多落,眉首却书着“永福庵”三字。

  没想到此地还有出家之所,门紧闭着,不闻人声,左右墙上各有一圆棂,雕斗大“福”字于其中,也早褪色了,缝隙甚小,真不知能透进几许阳光?就在青石台阶上,呆坐半晌,又往前去。弄变直了,不远处,但见右方一门,不大,框梁俱玄黑,门面泥黄,檐角勾掠,古朴清雅,门顶露出几株柳树,绿絮纷纷垂落下来,蔢娑掩映中,但见门匾上三字:“沈氏园”!清秀、骨朴,饱含金石之味又黯伤内蕴,下款是郭沫若。

  昔日的沈氏园门,就这样长闭着,就这样躲于这冷寂的小巷深处,独对孤愁,倾听柳絮飘落,任人唏嘘。我,手抚铜环,长立门前。 再往前去,两旁已小院房舍,都是里弄人家了。步出弄来,这头已是宽阔的延安路,掌灯时候,一片宁静,两排梧桐夹道而栽,虽是春天,枯零依旧,丫枝曲伸,暮色中甚是潦落。

  次日的清晨,天半晴着,云聚在半空,算算日子,还有两天便清明了。从都昌坊上的新园门,缓缓步进园里,春寒料峭,几丛白梅依旧开得绚烈。园林自是纤巧精致、小径曲回,垂柳、湖石、池塘、草亭,着意铺陈出那幽郁致远,烘托出那冷寂萧索,但又何用? “沈园非复旧池台”,那惊鸿照影早已去了,便尽是颓垣败瓦、荒草一坟,又何妨?只留我青柳一树,便足可吊古伤怀。

  诗人已去,带着无尽的忧伤与惆怅,只落下这苍桑的沈氏园,供人凭吊。惜阴、惜真,惜情,愿悔恨不再。该不再犹豫了,我伫立潭边,也试填了一曲《钗头凤》:

  宫墙柳,青依旧,一泓春波独消瘦。断肠酒,早浇透,伤心桥下,断魂石后。惆!惆!惆!   悲回首,人难偶,幽柔何如叹诗叟。倦少游,欲系舟,问彼佳簃,伊楼可候?叩!叩!叩!

  佳谊,伊楼可候?

  九六年春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