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水程六百走  

2005-02-25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关于法显玄奘西游路线选择的刍想
下一篇:横门三千亩Ⅰ




     一自鱼梁坝,百里至深渡; 
     八十淳安县,茶园六十有;
     九十严州府,钓台桐庐守;
     橦梓关富阳,三浙垅江口;
     徽郡至杭州,水程六百走。

  这是徽州人当年辈辈相传的一首水程捷要歌,离乡背井,出外谋生几乎就是每个徽州人生就的命运,最初是因为穷,山水萦回、地瘠人稠的故土实在无法把他们都养活,再后来则是为了显续门楣的荣光,实现个人功名厚利的梦想。我念叨着这“水程六百走”,我一直诧异于自己何以对这方水土如此的眷恋,总之,我已决意重历这条无数徽州人走过的希望之路。

  九七年十月,新安江的上源碧寒浅流,轻轻淌过寂寞的古渡口。苍老的鱼梁坝尤固执地横挡江水,花岗石一一嵌就的巨大坝身仍透着昔日的辉煌。午后的阳光懒懒的洒在江面上,鳞光点点,扁舟数叶,鱼鹰三两,慵慵散散,还有几个赤足坐在坝石上静静写生的中学生。这就是数百年前熙熙攘攘的码头?这就是有过无数伤心离别的古渡?只有那滨水而筑的一溜老房,那露在斜斜坝面尽处高低起落绵绵而去的马头墙,于影叠朦胧间才教人唤起那片片悠悠岁月的记忆。多少年来一批又一批的徽州人从这里跋涉起行,匆匆走向憧憬着的遥远而陌生的世界。岸上的母亲、妻儿向他们咽泪挥手,这是些凄苦的忍受着巨大牺牲的女性,徽州大地迄今尤矗立着的许许多多贞节牌坊可以作证,显赫的背后,又可知曾埋藏多少寂寞与辛酸?



  如今寂寞鱼梁只合供人缅怀凭吊,要坐船得往下游的深渡了。今天的深渡依然是乡间农产品贸易的集散地,早晨的码头已是一片纷乱繁喧,一溜靠满了各种船只,匆匆的装货卸货,石阶埠头由于水位低而显得格外的高峻,各式摊贩、行商、苦力、赶集农民便错杂其中,叫卖声、交谈声、笼里鸡鸭声、机轮马达汽笛声混在一起。这情这景教我想起小时候居于圃江边上的景况,亲切鲜活,仿如昨日,让人不胜感慨。

  早年的徽州人出外多做些砚墨、漆木、茶盐等买卖,他们生性俭朴、吃苦耐劳,默默积累,到明代中叶以还,徽商终于崛起,开始缔造一个明清社会经济史上的奇迹,他们以盐业为中心,成帮成派,家族式经营,几乎垄断了东南盐、茶、米粮、典当、木材等诸多行业,获利极巨,成就了一个“无徽不成商”的时代。我上了一艘将发往淳安的班船,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好,静静看着这繁碌的小镇,看着这些“徽州朝奉”的子孙,寻找着他们身上昔年“徽州算盘”的痕迹。

  新安江静静东流,两岸青山一路相伴甚是妩媚。舱里早坐满了旅客,弥漫着浓浓的烟草味。船是站站停的,所谓站便是些村舍,一一依山傍水,码头就是家门口了。船过街口,江面转宽,已是新安江水库,浙江省境了。这时天色开始阴朦,旅客亦露倦意,但见群山叠嶂、水路茫茫。百里过后,该收起新鲜与亢奋,而撩起的是对前程的忧心、抑或是无尽的乡愁?

  在歙县(古徽州州府)的时候,曾访斗山街。逼仄的长长一条老街,一式青石板路、粉墙黛瓦,马头墙五叠而起、高低错落构成了老街上空狭长的天际线。老房子是徽商们如日中天时所雕琢的,这是一种以天井为中心的内向封闭式组合,四面高墙围护,唯以中间天井采光,雨水亦尽聚落其中,即所谓“四水归堂”,这亦非尽出于风水,也因男性多出门在外,而有的防盗考虑。但对窗的过度忽视,使采光总嫌不够,于是老房子便给人一种幽暗凄迷的感觉,难怪《菊豆》会拍于此间的南屏了。

  现今斗山街的老房仍是寻常住宅,甚至包括几房专供参观的。当你尤在踟蹰,屋里的主人已微笑着你问好,不妨就大胆跨进门槛,登堂入室,走进银桂扶疏的天井。但见往日的花厅已作了起居室,旧底的圆木廊柱下摆着铺了垫的沙发,昔日悬挂字画的厢壁上代之以堆满泛黄照片的相框和伟人挂历,书斋已成卧室,旧时展铺宣纸、玩赏琴棋的木案却堆满了杯碗镜梳、种种杂物……唯有厨间还是厨间,熏黑的灶壁也不知历了多少岁月的烟火。有一间老屋,进去却竟是一所幼儿园!青石天井里打造了木制滑梯,木扇门上挂着识字小黑板,但细心的你,定会发现门上精美的徽派木雕和嵌着的二十四孝图瓷画。历史与现实在这里暂且相安,老屋里的人家冲淡了纯粹参观游览的商业味,增了几分人情的气息,其实,屋里住的多本就是老房子的子孙后裔,百年的老屋,斑驳的粉墙,饱含着文化的淀积和历史的苍桑,今昔反差,更教人勾起无尽的感触。

  下午过半,船到淳安县城,我立即惊诧于她的繁华与美丽,新式建筑栉比鳞立,市容整洁优美,民风热情开朗。当初从地图看到淳安,还猜想是个淳朴、安份的升斗小县,在徽商显赫的时代,想必定当就该是如此。今日这里已成充满现代文明气息的新兴城市了,而古老的徽州呢?新进总要淹没古旧,昔日辉煌总会无可奈何的褪色。乾隆五十五年,四大徽班进京,徽商多年所醉心滋养孕育而集大成者——京剧,终于诞生,而绚烂已极的两个多世纪过去,旧时的光彩亦日趋淡没,徽州便如京剧,溢发着一种日暮余晖的凄美。今天,也只有一些怀古而多情的目光尤在留恋地望向黄山白岳、祁红屯绿间那些斑驳的老屋,并为更多的“开发得更不高明的古董赝品”和“修好的维纳斯断臂”而刺痛。

  穿过县城,赶到西园码头,坐上了尾班船开往水库东岸的毛竹源,要在那里登陆绕过新安江大坝,方可到达建徳,也就是那严州府了。暮色中下起了小雨,船头的前方,但见山水两茫。巨富后的徽商趋效儒雅,极力监促子弟读书入仕,形成了浓厚的文化氛围,就是这片瘠土,从一***七年到一八二六年,竟诞生了五百一十九名进士!如今尤遍及徽州大地的大夫第、相国府可以作证。而今天,考上大学出外求学的学子比例仍高得惊人,然而毕业回乡效力的又有多少?过去,祖辈归来时几乎把当时全国最精致的东西都带回了故土,并在这里创造了无比灿烂的文化,如今,新一代的离乡人又再能为这古老的徽州做些什么?

  毛竹源到了,夜色已浓,码头一片潦倒,我裹在人群里拥上了唯一的一辆车子,正在彷徨,车已颠簸着冲进了微雨纷飞的漆黑中。车是要到哪儿,我也懒问了,要么建徳,要么就兰溪吧。半小时后,当又见到了新安江,实在让我满怀喜悦,远处雄伟的新安江大坝在星星点灯中隐约可辨,方向总算没有错。后来我才知道,毛竹源就是当年的茶园,真是驿站匆匆啊。抵达建德时,已是万家灯火,热闹繁喧,给饥肠噜噜的来客凭添了许多的暖意,当年的严州府可也如此迎来匆匆的过客?

  新安江到达建德梅城后,又一支远来的江水——兰江汇入,从此易名富春江,随即进入著名的七里泷峡谷,一路“七里扬帆”直发桐庐、富阳,抵杭州再汇齐别的支流,组成汹涌澎湃的钱塘江,奔流大海,自古如此,不息不止。

  水程六百走,杭州却远非尽头,只是一个新的起点罢了,徽州人从这里再奔往江南各地——当时中国最繁华发达之处,开始追逐他们的飞黄之梦,今天,这梦尤在各处为各人所继续着……。而我,另一段的旅程亦由此开始,那就往后再说吧。

  2002年10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