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一路阳光Ⅱ  

2005-02-22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一路阳光Ⅰ
下一篇:一路阳光Ⅲ

一路阳光——龙胜、凤凰、梵净、龚滩之旅(二)

  车到龙胜县城,约十二点刚过,就在停车场找到去三江的车,问明马上要走的,便上去了,车费八块五。后来都采用这种办法,直接到停车场找车,不进车站大厅买票了,因之边城的时间观念大多不强,发车时间可早可晚,比如8点、9点都有车,你来时是8点15分,那只有买9点的票了,但实际上8点的车还好好的在后面揽客呢。现在车站的车也是私人承包的,不塞满人不肯走。

  龙胜至三江一路,风景极优美,有一条江总相伴左右,清澈无比,漫江碧透,倒映着山峰、田野、树木和村舍,美景凉拌压缩饼干,最宜解饥。此刻心情变得十分轻松,看来赶上今晚的列车没问题了,在田头寨时还十分的担心,其一、从田头到平安停车场要费时多少;其二、平安到龙胜的车多否;其三、能否赶上龙胜至三江的车。各种讲法都有,也唯有“小马过河”,亲历一次才知晓的。

  车到三江两点左右,停的是东站,出来沿大街走,过大桥,不久便见街上停满中巴,似乎大街已成汽车站的停车场,马上钻上一辆已满座要开往火车站的中巴,票价两元。出发后发现火车站还是蛮远的,估计在二十公里以上。三江与龙胜县城都是乏善可陈,脏乱无比,一刻钟也不愿久留的,事实上也真没留过一刻钟,甚幸。

  大出意料的是县火车站居然如此的窄小简陋,一片荒野,五六家兼营饭宿的野店分列于一斜坡两侧,上去是篮球场大小的广场,车站跟一间小学教室差不多,里头横七竖八睡满了南下失意的打工族。售票窗紧闭,上面牌子写着1474次车要到晚上8点半才售票。原来想得倒美:买好票,在车站附近找一家宾馆开个钟点房,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整一下。

  此刻下午三点,举目荒凉,斜坡两边的人拿直勾勾的眼光射我,浑身不自在,不是到了“十字坡”吧?是也没办法了,选了一家走进去,老板领我上三楼,打开房间,两步乘五步,一床一桌一电视,机顶积尘甚厚,满壁涂鸦,讲好价钱,住到晚上九点,六块大钱。看看时间还早,决定去程阳看风雨桥,只是交通不甚方便,搭过路车也行,但时间没有保证,老板说可以帮我找辆昌河。收拾好东东,把背包藏在被子后面,远离窗户,又取了相机,用胶袋裹好,便提袋下楼来。几个汉子正和老板聊天,其中一个向我招呼,其他助口,最后谈好价钱,来回四十块,可以在寨外等,我愿意留多久就等多久。心里盘算,此去程阳八寨,单程二十余公里,还不至大亏。

  车子须破,音响倒好,一路的歌声飞扬,两边风景照例的美,溪流里有许多转动着的水车,孩子们赤着身子抓鱼戏水,四周的禾田一片金黄,风,带着午后和熙的阳光窜进车里,扑在脸上,我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程阳八寨到了,门票10元。一眼便看到那名满天下的永济风雨桥,确实精美壮观,廊里坐满了侗族的嫂嫂婶婶,满身民族服装。但盛装的GGMM也实在太多了,一打听,原来有家C字头的电视台要在这拍个MTV或是什么的片子,寨里的年轻人几乎都给动员起来了,刚才连门都不给进呢。才不管他呢,既买了票,就有参观、游览的权利,先到处走走,拍拍风雨桥,拍拍水车,又慢慢踱到寨后,哗,还有一座花桥,好几个侗寨,宁静恬远的,几个小孩撑了个竹排在河里嘻戏。一路进来,还有一位四五十岁的大个子,端着长镜头相机,惺惺相惜,便交谈起来。是上海的,从黔东南一路过来,已走了十多天,打算在寨里留一夜,谈起我将去的梵净山,大个直摇头,只说累,是好些年前去的,还记得那些台阶,难啊。他认为我的行程太紧了,应该走一段就要休整一下,我又何尝不想,但行吗,假期就这么多了。分手后,我踱回来,看看马安鼓楼,逛逛寨子。这时,ggmm们已列好阵势,以风雨桥为背景,打着红伞布于田野里,电视台的导演开始折腾这些“临演”了,弄来弄去,又是姿势错了,又是反光板不对,又是那个没拿伞,迟迟开不了机。剧务跑来跑去,满头大汗,大声呼喝着看热闹的乡民让路。既有这么多模特摆好姿势,焉能不上,端起相机,一一大写特写。那剧务须说威风惯了,但看我装扮气度,不知深浅,也不敢乱呵斥,惟声嘶力竭的喊,大哥,你要走就走,要回就回,就愣在这干吗呢?几乎想笑,也罢,都差不多了,于是出来寻得司机,快乐回营。在岔路,车子毫不犹豫直奔三江,幸好在下还没醉,方向是任何时候都不敢疏忽的,立刻弹起来,厉声质问,那位老兄说还以为我要回三江呢,于是又掉头奔向火车站,真不知是真是假。

  回到店里,就在楼下吃饭,大白菜炒瘦肉,外送青菜汤一大碗,米饭任吃,5块。于是风卷残云,饱餐一顿,出来散步,买苹果四个,居然不久也全收拾了,想想也难怪,几乎每天就吃一顿。回楼洗了个澡,呆到8点半,就出发去站室了。

  一生坐火车无数,正点已极罕见,一列普慢居然提前进站,提前出发,简直不可思议!呜呼,若非出来的早,给撇在这里,真的叫天不应,喊地不理啊。车票25块,三江至吉首。在客店梯角里,早寻了块硬纸皮,做好席地而坐的准备,上了车,烟草味、汗味扑面而来,位置还真的有些,但大汉们个个凶眉恶目,或支腿踩着,或以一睡二,真不好加塞,来回走了几个车厢,实在没办法,想想我也不赖,脏兮兮的,胡子几天没刮,想想也不象什么好人,于是硬坐下来,随后又把上衣给脱了,光着膀子,这就完全融合在人堆里了,不就是七八个小时吗?其实这些伙伴大多本份农民,为了糊口,或多挣几个钱,于是经年流浪在外,出卖气力,因之忽而思念起故乡,又或家里出了红白事,又或血汗青春已为南方的各式老板们榨干,便踏上了回乡的路。我记起沈老墓前石碑上的话: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一路不敢睡,卖冰镇矿泉水的打游击般走来走去,从两块一瓶到三块两瓶,以至一块一瓶。车过通道县时,“嗖”的一东西从外打进来,掠过前面大妈的鼻子,击在椅角上,弹落下来,定睛看时,拳头大的一块石头!列车时速七八十公里,从外面打来,这东东要击到哪位的头上,那可真要麻烦列车员大哥大搞清洁了。会同、靖州、通道真不愧著名匪区啊。

  凌晨差不多四点,抵达吉首,没有报站,没有提醒,全凭感觉下来,在广场寻了辆面的,到网友推荐的天兴宾馆住钟点房,我可不愿在大街上给洗劫一空呢。三十块钱让我住半宿,算了吧,吉首好歹算个州府,价钱不能跟乡下比,我安慰着自己。洗了又迷迷糊糊睡到天亮,便爬起来到附近的汽车南站,赶凤凰去,号称是空调快巴,10块钱。走啊,满车乘客就欠我了。

  待续……  (于2002年9月14日 鲸鱼腹)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