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一路阳光Ⅲ  

2005-02-22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一路阳光Ⅱ
下一篇:一路阳光Ⅳ

一路阳光——龙胜、凤凰、梵净、龚滩之旅(三)

  车到凤凰才九点,车站乱哄哄的,不成样子。几个大妈围上来揽客,我拨开人群就走,却听见有人问道:大哥,你姓鲸吗?我转过身来,立即看到一张无比慈和、友善的太太的脸,让你立生信任之感,这张脸真是活招牌啊。我问是“沱江人家”的吗,真对了,出发前曾致电去订房,没想到会来接的。于是跟房东太太边聊边走,穿过闹而乱的街市,走向名满天下、心仪而久的凤凰古城。走过老街,太太边和街坊们打招呼,边一一向我介绍,哪那家的饭菜好,价钱公道,哪家的银器、腊染漂亮实在。很快,穿过东门,穿过虹桥南洞,回龙阁13号到了。一个典型的家庭旅馆,普通、朴实,跟别的相比,就象是只为远来的亲朋多预备了些房间的样子。包先生也在,一个黑胖老头,同样的慈和友善。太太把我领到底层(吊脚楼依岸而建,临街的已是二楼了)的双人房,带卫生间,临河,窗外就是虹桥。里面的台湾小伙下午就要走了,到时我可独住,此人已来六七天了,他说我走后,你就睡这床吧,躺着也能看(江景),坐着也能看,太爽了!此刻他正要和邻房的两位重庆MM赶山江,这已是他第三次去了,太太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我惟有推辞,时间紧,我只有在古城里好好呆呆,好好珍惜这点时光,明早又要赶梵净山了,再说,过往山寨也看得太多了,山江、腊尔山、禾库、石板、书家塘这些已很难引起强烈的兴趣。

  房间外穿过厨房,有一露台,倚栏四望,吊脚楼、亭台、虹桥、江上的舟船,一一入眼,江风拂脸,快意无比。客栈也是名扬网内外了,撇开服务质量、房间设施不说,单论位置确是其他难以比肩的,房子本身就是风景,在对岸看来,紧依夺翠楼,一溜吊脚楼高低有致排开来,西侧是虹桥,下面是漫江碧透,柳影下间或一二扁舟挟歌而过,特别是晚间,直教人想起张岱的《西湖七月半》,只是这里要宁静,宁静得多。稍事收拾,看台湾小伙的东东胡乱散在床上,我的也省得费心了,干脆连门也懒锁,背了相机、水壶,跟包先生、太太打个招呼,跨出屋门,走进那一片阳光之中。

  凤凰,以我看来,所有的精华就是北门跳岩和虹桥沙湾一带,的确适宜好好流连盘桓,静下心来,呆坐一下,想想藤回生堂的今昔,听听埠头的捣衣,味道便出来了。其他的呢,去了也不后悔,不去也不可惜。但沈先生的墓是要去的,十年前读《湘行散记》,魂魄便被勾来了,一心想来沅水湘西看看,到那鸭窠围、厢子岩去呆呆,时光飞逝,有些依然还是梦,不知何时才能完,或者就让一点遗憾留下也好,因之同时也留下了一点追求,一点思忆。沈氏故居的门口小弄挺好看的,但我不会花二十块钱进去,读读先生的作品,又有多少关于这处房子?当然,肯收二十块已经是一种进步,不会强你买那臭名昭著的通票。我想起小平同志的英明论断,“我们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时面对许多丑恶现象,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有时间跑到南华山上俯瞰凤凰的全景也是好的,只是杂乱的一个个盒子式灰色建筑几已掩没一切。有时一觉醒来,推窗看去,真不知身处何方,民族文化的传统、各处建筑的特色几已消亡,举国都是一色的屋子楼房,你不会认出这里是呼和浩特还是海口,想想邮票普-民居,一张张多鲜明可爱。这几年热衷于去看古镇老街、乡土建筑,与其说去游玩,不如说是去对其弥留之际的最后送别。

  午饭就在老街上吃的,没有特别的挑馆子,觉得都不错,最主要是人情味浓,晚上又去了,这回腐败一下,要了半只血粑鸭,味道还真适合我南蛮子。夜里哪也没去,就呆在露台栏边,享受那浓浓的夜色和拂脸的凉风。台湾小伙已走了,重庆MM也在小竹椅上休憩,一起聊聊旅途的苦乐、行程的安排以及凤凰的种种,对岸的亭台传来悠扬的唱曲和拉奏,一湾沱江,两岸灯火或明或暗,映着虹桥的轮廓,偶也有晚归的舟船滑过,桨声轻轻划破江面。心里恬静而愉悦。

  九月三日,大早起来,记起房费多少都还没问,忙去结帐,包先生收我二十元,于是告辞房东房客,赶梵净山去了。到了车站,发现居然没有到铜仁的始发车,打听,只能在路旁拦吉首或怀化到铜仁的过路车。总算等上一辆,但很快发现问题,车子不是专走此线的,只是昨送客去吉首,此刻回程想顺捎些客,车上只有三四个人。怕他迟迟不走,兜圈拉客,便坚持出了省境才给钱,但很快就不用我去监促司机司助了。斜刺里一辆“凤凰-阿拉营”的中巴截拦上来,大胖子司机跳将下来,抢去本车的营运牌,接着围上一圈人,鼓噪助威,本车司机慌了手脚,下来理论,吵了半天,大概是本车不该在此拉客,踩过了地盘,最后唯有缴了七十块的赎金,乖乖离去。但各位,这里是边城,这里是田三怒的故乡!边城人自有边城人的处事办法,司机司助边开车边打手机,足有十通,广邀好手、大佬,约定在阿拉营一带回截对方,讨回那七十块,还有面子和尊严。车到阿拉营,停好一旁,果有一大佬,气派非凡、满脸横肉,前来接上司机俩,一伙人去寻那刚过的大胖子中巴了。看来两点钟前赶到梵净山脚的计划要落空了,坐上这样的车毫无办法,我盯着大路,一辆往铜仁的车也没过,想溜也不行,等吧,还好,片子不在本车上开演。半小时过去,见大胖子中巴往回扬长而去了,本车司机一伙耷着头,边商量着什么边蹭回来。看来事情有点棘手啊,低估对方力量了,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的,来日方长啊,识时务者为俊杰,须穆沙拉夫此等好汉,也要向老美作揖,况他人呼?惟有把屈辱埋在心底,日后再作清算吧,于是我们又继续走铜仁的路了。

  小插曲:在客栈临行前穿鞋,忽然发现那臭袜子不见了,四处寻不着,本想登完梵净山才扔的,惟有另穿一对了,只是那袜子究竟是给太太扔了,还是拿去洗了,太太不在,我又不好意思问包先生,只有埋在心里,各位驴友,你们以为呢?

  待续……  (于2002年9月15日)


.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