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一路阳光Ⅴ  

2005-02-22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一路阳光Ⅳ
下一篇:关于法显玄奘西游路线选择的刍想


一路阳光——龙胜、凤凰、梵净、龚滩之旅(五)

  九月五日清晨,赶到沿河码头。但见乌江,这条西南大河,横贯贵州高原,辗转千里,奔流到此,依旧不改行色,匆匆北上,汇向长江。由此,乃自古川黔航运之要道,乃乌江百里画廊之入口,山峡、险峰、急滩、纤道、古悬棺,将一一呈现。感觉上,沿河至龚滩一段尚不及龚滩至彭水的精彩:河谷深切、山峡耸峙、崖洞深邃,壮观无比。

  且说当下左右看不见客运厅、港务站之类的,于是走下码头,来到趸船上,见外头泊了两艘汽船。跟船老大打听,每天就一趟下龚滩方向的,那就无所谓快慢船了(后来在龚滩码头见板壁公告,该有一趟快船隔天来往的)。半晌,来位肥胖大姐就在台阶上摆了桌椅售票,船是到洪渡的,沿岸停靠,到龚滩是20元。开船时间真不好说,人满吧就八点半,有空位就可能到九点,但也不会超载,今天运气好,早发船。小轮的船舷、船头狭窄,站不住,船顶呢船老大又不给坐,只好乖乖的呆在座位上,凭窗观望。

  十点半抵达龚滩,在古渡口靠岸,立即走进了沿着岸壁的一溜老街。龚滩,千年古镇了,原为乌江上一个著名险滩而得名,今天依旧水流湍急,白浪阵阵。此地处川黔湘鄂之要冲,乃过往茶、盐、木材、桐油各式客商必经之地,抗战时达到鼎盛,又兼为武陵西缘,苗、土、汉各族杂处,于是便越发显出生气、闹盛来。自然,到了现在,一切式微,险山恶水,四省边地,难免为世人所逐渐遗忘,即便青壮汉子多也跑四方去了,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们在固守这一条老街。

  往坡上走,折上新马路,在镇教办对面寻了间饭宿兼营的铺子进去。一位老奶奶带了个小姑娘在看店,于是随便让姑娘帮做两个菜。这时店里来位黑瘦精干汉子,左手刺了个“忍”字,搭起话来,极为健谈,在广东混过七八年,佛山、东莞、中山…珠江两岸都跑遍了,干些武馆、拳师、戏场替身之类的玩意。都是豪爽人,谈得投契,认是半个老乡,菜上来了,特要两瓶啤酒,邀之同喝几碗。大哥说龚滩是个好地方,出过不少人物,象赵世炎,不久前也办了次国际攀崖赛,旺季里重庆的都爱往这边来玩,等会也可以带我到处逛一下。这时有位大妈进来,大哥说要领她去看病,先告辞了。店里老奶奶在旁打针线,于是和她聊聊家常,奶奶说大哥是邻村的,也是个好人,十多年来大江南北都闯过了,拳脚、穴位、铁打按摩、相面看掌,无所不精,看他是这样子,其实很和善的一个人。饭后姑娘带我去看房间,十块一床,其实三人间也等于我一个的了,这时节,还哪有人来,看被铺还浆洗得干净,就定了。

  背了水壶、相机,步下坡来,踏上老街石板路,去看那民风、人情和老房子。龚滩,总让我想起鸭窠围、杨家咀,太象了,那急滩、那峭壁、吊脚楼、饭馆、客栈、石板路和老水手,就是差了夭夭,梦中的鸭窠围就该是这个样子,虽说此是渝东,但不也是武陵土家?也跟那辰州一衣带水?即便沈先生从文到此,他也陶醉。重庆政府是花了心思的,街里钉了许多牌牌,一一告你:这是冉家湾朝门、这是秦家祠堂、这是鱼跃龙门石、这是鸳鸯楼、那是第一关、那是拐角楼……但老街一点也没象受到搔挠,人们原是怎么生活的还是怎么的过,虽说添了许多老屋客栈、茶舍,但没有一家讨时髦卖那旅游工艺纪念品,没有一人上来纠缠拉客住这卖那,更没有熙攘的人群和吵闹的呼声,老人在屋角闲坐沉思,孩子就在台阶做功课。崖下江流湍急,惊涛裂岸,那百年的木脚支撑着百年的老屋,还能多久?我害怕总有一天一切会无可奈何的消逝。

  经过一老房,为某旅游服务站所用,里头大姐热情招呼我里面坐坐,给我倒茶,于是聊了起来。她说广东的居然也知道咱们龚滩啊!喜盈于色,我说不是有句老话叫:酒香不怕巷深?坐了一会,大姐提醒,如明天赶重庆的话,最好先买票,这几天开学时候票紧,今天买不到,明天就只能买后天的船票了。于是赶紧告辞,匆匆寻到码头趸船,上面不见人,几个在岸边洗车的告我明儿再来吧。心想当时若沿河的船靠在这头就好了,能立即了解情况,初时根本不知这头才是正式码头。无奈,唯有离去。斜阳西下,炊烟乍起,老街一抹金黄,我沿了石板路慢慢走回旅馆。

  主人一家已摆开桌椅准备开饭,见我回来,热情相邀,我也不客套相却了,坐下来吃一顿地道家常饭。饭后大哥果来看我,于是又一起出去闲逛了。我把船票情况说了,大哥认为票一般不会这么紧,现在可以再到码头打听打听。我想实在不行,明儿就坐车走,大哥说那要(也只能)先到彭水,三小时半的时间,再转车。什么?到彭水也要三个半小时?那当天根本不可能赶到重庆,彭水、武隆这些地方,闻名全国,哪年不沉几条船、摔几辆车?想想心里就发毛,盘算宁愿再呆一天,还是要坐船。

  又来到趸船,大哥纵身跳上离岸浮在江上的跳板,走进仓里,终于找到卖票的,还真有票,赶紧上去买好(高速船,120元,船后有平台,可观景,8小时抵重庆)。于是一切从容了,整次旅途已再无难阻,贵州抢下来的一天终于保住,在重庆可以逍遥一日半了。大哥领我沿着崖下江边走,碎沙、礁石、巨岩,还有从下往上看那一溜吊脚楼,格外的峻峭,连老街的屋角檐脊,勾出的天际线也透着固执、倔强和刚峻。上坡来又去球场那头,哗,人真多,大嫂大姐、孩子们,溜冰的、跳舞的、踢球的,闹成一片。一会,音乐响起,大伙居然排着跳起来,我想起酉阳县就是摆手舞之乡呢,看妇女们跳得多带劲!大哥似乎很享受这一切,眯着眼睛蹲在石阶上看,一个经年飘泊在外的汉子,的确需要这些乡情来慰籍的。我,也可以快回家了。

  次日起来,奶奶告诉我大哥已经走了,说不能送我很抱歉。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浮云,不再说什么,也出发了。十点半的船,准时起锚。一路顺江而下,山峡峻险、滩多水急不在话下。下午于涪陵换船,汇入长江,溯江而上。六点半,朝天门现于眼前,四周巍楼束拥,两江合流,于夕阳映照下,几成剪影,气势越发魁伟。此后的山城游历就不罗嗦了,总不外是红岩、歌乐、解放碑、大礼堂、滨江路、一棵树等种种。此刻站在船上平台看去,一江水面,洒满阳光,鳞动闪闪,动人无比。

  全文完 (于2002年9月16日 鲸鱼腹)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